终于我们都阳性了 (续篇)

上次写到周三我起来嗓子肿得疼 https://youyiran.com/%e7%bb%88%e4%ba%8e%e6%88%91%e4%bb%ac%e9%83%bd%e9%98%b3%e6%80%a7%e4%ba%86/ 我是周二就觉得嗓子沙沙难受。以我多年嗓子不舒服的经验,这就是生病的开始。我就吃了一些strepsil的含片(也是我的老药),还有一直不停喝水。周二测,还是阴的。但周二我没有任何其他不适的感觉。三个娃周二都开始在家上课了,我立刻有穿越回2020年3月的感觉。(具体我写另一篇) 周三早上一醒来,嗓子就非常肿了,咽口水会非常疼。比周二,感觉明显加重了很多。没有其他任何症状,除了身上有点发冷,但是没发烧。测试,阳了,而且杠杠很明显。估计周二是病毒量不够大,所以没阳吧。我周二还是没有吃药,就是喝水加含片。周三还是在家陪娃上学一天。不过老二都已经恢复正常,开始做作业了。 周四早上醒来,嗓子还是肿,咽口水会疼。和周三比,没有加重,但也没好,身上还是会有发冷的感觉。没有其他任何症状。娃们这天都满血复活了,又开始让我头疼了。我和小荷私下里说,:“这病不严重啊,早知道他们多病两天啊!” 对,我是这种妈。 周五早上醒来,嗓子还是肿,咽口水会疼。和周四比,没有明显变好。醒来后最大的感觉是累。不知道是病呢,还是陪娃三天导致。周五吃完午饭我就觉得特别困,躺下睡了午觉。2:45起来开车去做official test。快5点回来,做晚饭。吃完晚饭,我又直接倒下去睡觉了。其实并没有很快睡着。但是没有娃在旁边吵,就是休息了。 周六早上醒来,明显感觉人会有力气。嗓子虽然还肿,但是咽口水没什么痛感了。我从周二开始,第一次早饭吃了面包。还是觉得面包硬。以我对我身体的了解,我估计周日应该就好了。 周四早餐 老大不要吃平时的面包,自己弄了脱脂酸奶,还弄了橙子kiwi苹果的smoothie (塑料杯子里的),和其他两个娃一起吃。另外,还吃了我给他们弄的水煮蛋 。 小荷就是平常的面包咖啡。 我自己用剩的米饭和剩的blended花菜汤做了粥 (娃们不喜欢粥),还吃了苹果。指望他们给我做早饭,还有点早! 午餐,我给他们煮了菠菜胡萝卜鸡汤面。 当年我生病时,我妈就给我做菠菜鸡汤面。那个味道我一直记到今天。 后来吃完,老大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感动的话,他说“妈妈的这个面,就是有mommy taste。和我自己做的不一样。” 晚餐,我炖了牛肉汤。主菜,我把昨天剩的一点pasta,和新鲜蘑菇,奶酪做了一个烤pasta。 这种上面奶酪烤到有点棕色的是娃们的最爱。最后的甜点是Magnum冰激淋。娃们很满意! 我也没太累。 我呢,就用牛腩加胡萝卜洋葱芹菜炖的汤。再把新做的白米饭,泡在汤里,软软的,挺好咽的。这就是我的晚餐了。 反正在欧洲呢,吃饭就不要拿亚洲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营养够了就行。再说,我还生病着呢。

终于我们都阳性了

从2020年1月开始等,这靴子终于落下来了。 上次写疫情是年底,我和小荷都去打第三针疫苗的时候。 之后,荷兰这边的Omicron就是传播开。但是因为有禁令(从圣诞节前一周开始,一直到一月第一周完,在荷兰就相当于封城了),所以数字虽然上来了,但进医院和进ICU的都不那么多。我们村的话,我知道不断有人得Omicron。因为学校家长群里,会有人说哪个小孩在家隔离了。不过不是很多。政府这边,12岁以下的小朋友开始可以预约打疫苗。老二的班第一个打疫苗的是上周五。 但是,也就是上周五,老三早上起来测,阳了。 情况是这样的。截止上周三的时候,娃们测都还是阴的。(我们按学校规定,每周一和三早上测。)然后周四老二老三去了freerun和游泳课。晚上洗澡的时候,老三明显没精神了。我们以为他游泳课累了。就带他早点睡觉。然后夜里,或者凌晨吧,他跑到我们床上来,发烧了。我和小荷那晚就没睡好。 周五一大早起来,所有人测试。老三阳,其他4个阴。 然后,我们就通知娃学校了。老三肯定不能去了,从周五算起7天在家隔离。按荷兰现在政策,老大老二其实还是可以去的。但和老大班主任通了电话后,我们决定三个都留在家里吧。因为学校也很难把他们和班里其他同学隔离。 周五老三症状是流鼻涕,但人还在蹦哒。吃完午饭体温39.3度,之后人就明显开始蔫了。2点体温39.1,3点半到39.8度。我就给了pancetomol。他后来那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晚饭也不怎么吃了。我也没给他什么其他药。这个病就是多喝水多休息补充维他命,然后靠抵抗力抗过去。 老大老二周五还没拿到学校的东西,做了点网上的功课,剩下时间就玩过去了。他们在家里,我们也没有特别隔离。因为我和小荷都打了第三针。我们的想法很简单,最好三个娃一起得,然后一起隔离7天。最糟的是,老三先7天,然后老大再7天,然后老二再7天,那就21天隔离。对,俺们是这样的家长。 周六起来,老三已经明显好了很多。但是小荷开始流鼻滴咳嗽的症状,下午开始倒下去睡觉。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周五我一大早跑去超市赶快买了一周的食物。周六我去的Herenboer拿菜。都是和别人保持social distancing。 周六晚上睡觉后,小荷咳得比较厉害,人也烧到了39度。等到周日的凌晨,老大跑到我们房间。一摸发烧了。 周日早上起来一测,这两个也都阳了。 (爸爸的第一道很浅。可能因为有3针疫苗的原因。) 我那天没测,因为我啥感觉都没有,就省一个了。周五去超市时买了10支测试盒,加上学校给的,本来觉得挺多。结果这两天连着用,都快用完了。 周日我抓着点时间,就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了一下。估计着,下周这陪三娃在家读书的日子,干不了啥了。 周一清晨5点,老二也跑到我们房间来。带着哭腔说不舒服。起来一测,也阳了。但是我测了我自己,我竟然还没有阳。(忘记照相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嗓子是那种沙沙的难受的感觉。 我纳闷,我抵抗力绝对没有小荷的好,怎么他先阳,我竟然还没阳。后来我一想,估计是老天爷让我两个错开来生病,这样娃好有人照顾。 周一三个娃都倒下的情况,我已经处变不惊了。上次应该2017年吧,三娃病,正赶上小荷出差,我已经历炼过了。这次小荷这不是还在家嘛,而且还有我公婆小叔叔在隔壁。没啥好惊慌的。新冠既来之,则安之。 周一早上反正也醒的早。先趁着娃没起来,我把厨房擦了。后来早饭后,趁着老大老二倒下去睡觉。我又把卧室以外的空间都吸尘拖了。老三今天已经恢复正常。又活蹦乱跳起来。还好,学校的学习用品已经打包好了。老师早上打电话过来说大概下午1点会给送到家门口。所以早上我就又让老三做了洪恩识字。 我还在10:30打了一个sales call。 小荷也好了很多。把Office的电脑屏幕搬回来,在卧室弄好临时书房。吃了早饭就钻进去正常办公了。 周一是老二的第一天。症状最强烈。而且她头很痛,还伴有腿上其他肌肉痛。看得出小眼神被疼痛折磨得都没暗淡无光了。让我好心疼。我尽量多摸摸她的头,给她用湿毛巾敷额头。反正怎么舒服怎么来吧。她也烧到39度,吃了Panadol去睡觉。 老大等到周一下午人已经缓过来了。 晚上吃完晚饭。小荷开车带老大去做official testing(对了,老三是周日做的)。然后我用那个时间,把浴室卧室的地板擦了,床单换了,还收洗了一锅衣服。 周二老三,老大,小荷都正常开始工作/做作业了。老二估计过了这一天,明天也该好了。我早上起来,嗓子比昨天难受多了。头也有点疼。但还没发烧。测了也还是阴的。估计,是我第三针打了以后不是反应特别大,躺了快两天吗?所以可能这次我就还有比较多抗体。 先写到这里。

荷兰疫情update(估计是最后一次了)

翻了一下之前的朋友圈,上一次更新是7月30日打完第二针疫苗以后。 在那之后,我们去了西班牙玩两周。回来后9月正常开学。当时,荷兰的医学界已经给出warning,说今年冬天肯定还会有起伏。而且因为去年冬天social distancing/社交距离,所以流感也没怎么传起来。今年估计流感都会比往年的厉害。 然后,果不其然,开学没多久,大概10月中吧,小荷出现感冒症状(他是极少感冒的人),然后老三和老大也有。我和老二没中。自己在家测试了,不是Covid新冠。 然后10月底,我们还跑柏林玩了4天。那时候柏林已经传出新冠数字上升的消息,去restaurant都要事先booking,出示健康码(荷兰的QR码德国也认),否则不能进去吃。但那个时候荷兰还没啥消息。我和三娃回程做的火车。一路上在火车上都带着口罩。回来也没事。 等到了大概11月中的时候,又一波新冠来的小镇。老二的好朋友的爸爸中招。还有老三的好朋友家也有小朋友中招。但都是轻症或无症状。学校就要求小朋友在学校教室外的区域,必须戴口罩。这真的是荷兰的一大重要的政策改变啊! 也大概是那个时候,Rutte吕特政府就又开始开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了。但是我已经完全没兴趣听他们说什么了。小荷每次会后会看新闻里的简述。 然后就是12月18日,开紧急新闻发布会,荷兰又封城了(除生活必须品商店,其他都关,包括晚上的体育活动),因为新增的人数又大幅上升。而且新的omicron变种还不知道会怎样,而我们的第三针booster比别的欧盟国家都慢,所以怕万一传染起来,就真的ICU要吃不消了。 两年后,我觉得荷兰政府算终于学到lesson了。这样提前的封城大概可以给荷兰争取到1周的时间(据荷兰virologist的估计)。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就是,学校提前一周开始放圣诞的假期。我要和娃一起呆3周,而不是2周,而且是所有遛娃的地方都关闭的情况下。幸好我们离比利时边界不远,可以去比利时的科学馆,也可以去比利时的游泳馆。 12月29日,我预约到了第三针的booster。去Den Bos打。在一个大型演出场所,有15个queue,完全没有等。我预约时间11:20,11:34我已经坐下来等着15分钟的观察期了。那天有好多人都是为了出去旅行而来打针的。打完都排队等着在疫苗小本子上盖章。 不过当天下午,以及第二天,我的反应很大。感觉比第二针还大。就是整个人有发烧的症状,头也特别疼。打针的胳膊抬不起来。我躺了整整一天。还好12月31日起来症状就都没了。 说实话,这疫苗的反应是我这一年来生病最严重的情况。 马上corona就要满两年了。我个人觉得大家对这件事的忍耐力也都快到极限了。 新冠刚开始的时候,我读了鼠疫的书,也了解了黑死病的历史。黑死病就是2年后突然地消失的。如果新冠也能在2022年夏天后就变成和流感一样的病毒,那我们就再不需要封城的措施了。 目前就先盼望着1月中解除荷兰封城,我们可以出去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