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选

#Wilders 大选前说,“2024年接收难民为0”。这部分难民在图一里是蓝色的,2023年有28000人,一般来自叙利亚,阿富汗,这些国家。现在就看Wilders怎么能落实这一点?因为这是欧盟层面做的决定。我不认为Wilder这个政策是错的,因为现实是荷兰Ter Apel的难民营已经完全挤爆了,现在有很多人都在露天或帐篷里住着。因为荷兰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可以安置难民的空房子了。荷兰的冬天露宿是非常冷的。对难民来说也是很痛苦的事。 信息来源 儿童新闻关于Ter Apel的新闻https://youtu.be/JHgDQ7iiQGo?si=spdDB469e2NPNqku 图一二来自荷兰一档政治脱口秀节目,类似台湾的“全民大闷锅”节目。他这期节目是大选前播出的 https://youtu.be/d9u-CLXIH8k?si=sP7RsdvjHS1kbyQS 另外补充一点,乌克兰籍的难民是不被要求走Ter Apel的难民营的流程的。他们只要在荷兰能找到住处和工作,就可以直接住下来。开战没多久,荷兰政府的决定就是直接给乌克兰籍的难民1年的长期居留。他们可以凭长期居留直接去找工作这些。现在战争还没完,现在还不知道荷兰政府接下来要怎么做 补充第二点,Wilder大选前没有具体说移民的部分要减多少人。因为图一里学生签,和工签的两部分里都有欧盟护照和非欧盟护照的问题。 根据欧盟的一条Mobility法案,持欧盟护照的人可以任意去其他欧盟国家求学或工作。比如一个西班牙护照的人只要找得到工作或学校,可以自由过来荷兰居住。荷兰移民局不得阻拦。否则可以用那条mobility的法律告荷兰移民局。 Wilders能够减少的是非欧盟护照的国际学生和工作签证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属)。

关于死亡 20230101

大概就在我们今早放完礼花的时候,我在坡坡的一位朋友也安详地辞世了! 上次送她走的时候,我照了这张照片。心里默默地想,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因为Ta癌症已经晚期)。 Ta信藏传佛教。希望佛陀保佑Ta在另一个世界完成这一世未完的修行! 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最近看到“灵魂背包客”讲得一句话,很有感触,“当你在50岁面对亲人的死亡的时候,你就会有紧迫感。” 我的那一课是2000年姥姥去世时上的。那些死亡教会我的东西,是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我付出代价最大学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