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Pieter的Scouting要参加,所以今年的我知道是什么时间。

之前应该是2019年那次的,我是意外地经过看到其他参与的人,但我那次没有参加。后来两年因为corona,都没有举行。

这次的活动是7点半在村教堂开始,到8点结束。 来了好几个group

1 一个12人的army 小分队。都是20几岁的现役军人,穿绿色军装。有带枪的。

2 我们村的group。 他们穿着好像3个火枪手那样的衣服,来了至少30人。大部分是40岁以上的男士,但也有一两个小孩子和女生。

3 scouting来了也得有30个人。负责拿花。

4 教堂的唱诗班,都是银发的老爷爷老奶奶,得有30人。穿黑色裙子和西装。

5 村子的harmony。全部的成员都来了,得有快50人吧。

6 public – 我们村子的很多老年人都来了。想我这种40岁很少,几乎20-50是个空档。

7 我们村的Whitehouder, 还有3个穿军装的。

8 学校来了几个学生。有一个女孩子还代表上台发了言。

9 整个仪式由教堂的牧师主持。

流程是

最开始由牧师致辞,

唱诗班唱了一首歌

学校的一个女孩子念了一段话,好像还有一位老师用波兰文也念了一段话

harmony演奏了一支曲子

有把死去的人的名字念出来,并为他们点蜡烛

里面有两次专门提到乌克兰。

等最后结束,我们从教堂出来,由村子的whitehouder和3个穿军装的人为纪念碑献花。之后scouting的人每两个拿一个花圈,再去墓地,那里还有一部分仪式,大概30分钟,然后结束。但是我没有穿外套,天已经冷了,我就先回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