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下2022-1-27 三娃quarantine在家上学的一天

上一篇“我们终于都阳了(续篇)”,我说到截止26日,娃们就都正常了。 27日,就是健康的3娃在家上课的typical的一天。像极了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那一年里,娃们几次因为quarantine在家上课的样子。上次太忙了,能把他们一天对付下来,已经累到直接睡着了。这次必须要写一下。 早8:30 我醒。此时,三娃已经都醒了。(那天我生病,所以醒得有点晚。一般我都7:30就会醒了。) 9点,我洗漱好来到厨房。三娃均还穿着睡衣,也没有洗漱。他们把这在家上学,当成holiday了。 老大此时在削水果皮,做smoothie。整个counter上,从冰箱到水槽,铺开了全是各种皮。不过,这已经比两年前好很多了。因为等他做完,他已经知道要来收,还会擦counter。 老二此时在帮忙老大,但其实两个人在打闹。 老三这时在另一边,玩他的气球。 小荷已经穿戴整齐,在餐桌坐下,吃起了早饭。 于是,我们又花了大约10分钟吧,等老大老二弄好,坐过来吃早饭。然后他们就是各种玩笑打闹。小荷维持秩序数次(此处略去几百字)。 小荷第一个吃完。他下了命令,还有10分钟可以吃,然后收桌子。然后他进办公室(我们的卧室)工作去了。 我一看表,已经9:30了。我也吃好了。开始收桌子。老二老三吃完,就把盘子拿去洗碗机,然后自己去洗漱换衣服。 大概9:45,老大吃完。老二老三衣服换好。回来,我想着该去上课了。结果三个又在一起打闹起来。我忍不住又大声说话了,“老大去洗漱,老二老三开始上课。” 老三需要用餐桌。所以我这边,先把桌子上剩的早餐的东西都移到 counter,再拿抹布来赶快擦干净桌面。老三很乖,已经自己拿了一个练习本,过来写起来了。我知道那个不是老师规定的今天的项目。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让他干一会儿。 我这边一回身,赶快把counter上的东西,该进洗碗机的进洗碗机,该进冰箱的进冰箱。台子也赶快顺手擦一下(老大把他的果皮什么收得还挺干净的。没有需要我叫他来返工。) 这时候又10分钟过去了。老二过来,让我给她开电脑的Kaspersky。因为她今天剩下的都是要上电脑的tasks。我拿手机过来,找到小荷WhatsApp上的截屏。Kaspersky密码是一个超级难的10位,包括大小写数字字母符号的超难密码(因为之前被娃们记住了简单的密码),我必须照着截屏打才能打对。 这边老二进了电脑,开始做她的。老大也要求如法炮制。 那边,老三已经在发脾气了。跑过去一看,原来前面的练习做完,现在这个他不理解要做什么,很frustrated。我过去,看懂题后,给他解释了一下,又引导了他一下。他又继续开始写。 我用眼睛瞄一下老大。还带着他的耳机,不知道是在看YouTube,还是在做网上练习。有几次我趁他不注意,冲过去看一下,他确实是在做网上练习。所以,也不可以一直把人家往坏处想。而且,每当这种时候,老大就会脸上显出非常气愤的表情“你又不相信我?!!” 再一抬眼,就已经11点。 这边老三的学校给的每日schedule,我对着正在看老三从上周五的,还有什么拉下了的。因为,他们学校的书我不是很清楚。有一面红,有一面蓝。两面都有第5页。所以最开始我可能把红5页,做成了蓝5页。反正老二即时发现了,所以我又回去查, 看老三还有什么要补的。 老三今天干劲很大。因为他知道把必做的做完,就可以上电脑做extra的。我赶快趁这个劲儿,让他补上前几天做错的。还好不是很多,但是老三说“我都写了好多了。” 跟去年一摸一样的情景。他觉得一直repeat同样的简单东西,没意思。但是,那是老师写的必写项,我也不能说不做啊。此处略去几百字,反正最后是说服了老三把东西补完。 那边,老二已经该做的都做好了。我放老三去找老二,去做他的网上练习,还是看儿童新闻,我都无所谓了。 老大还在做他的东西。我本来想让他拿着本子到餐桌那边去做,就比较不容易被另两个影响。他不干,我就也不管了。 这时已经12点了。我赶快去准备午餐。 午餐包括-清餐桌,摆盘子餐具,拿吃的出来放桌子上,煮水弄茶,然后叫所有人出来吃饭。我记得是小荷帮我摆的盘子餐具。 等所有人做下来吃,已经快12:20了。 吃完饭1:10,娃们帮我把盘子拿去counter,我就又擦桌子扫地这一系列standard procedure。等弄完,快1点半了。 我先把晚饭要用到的食材,该解冻的解冻,该炖上的炖上。还把一些蔬菜削皮切块,备用。 然后,我稍微有点时间,又查了一下邮件,微信,WhatsApp,回复所有要回复的。 下午的时间很快,都不记得老二老三做了什么就3点了。基本上,他们上午在那里专注学习2个小时后,就需要给他们点不同的东西做。如果在学校,他们有体育课,也可以选自己喜欢的activity,比如手工还是读书还是啥别的。但我在家里,就很难弄完全不同的activity。老三比较黏老二,所以如果老二选择干点啥,基本老三会跟着,我就不会太难弄。所以不要以为幼儿园老师,或者小学老师是很轻松容易的活儿! 3点是每天下午放学的时间。我有闹钟,所以我知道。 要知道,截止这个时间,我基本一直还没有自己的时间可以放松一下,喝杯水呢。 然后,突然想到,还没来及给娃们吃水果。于是,赶快洗了水果,切好。喊3娃休息,吃水果喝水。 这边水果刚吃完,门铃响了。原来老大的同班同学过生日。专门过来给老大送了tractatie (就是请小朋友吃点东西),这次是薯片。我还真挺感动,老大的朋友也没忘了他! 然后我看天气还不错,轰娃们出去院子里活动活动。4点,娃们准时回来开始gaming time。我开始做饭。 5点吃晚饭,然后又是standard procedure – 清餐桌,摆盘子餐具,做好的饭菜摆上桌,喝水的杯子和水壶备好,然后叫所有人出来吃饭。(晚上这顿一般都有小荷帮我摆桌子。)吃完晚饭,娃和小荷负责收桌子,小荷负责扫地。我负责洗不能进洗碗机的所有东西,以及收拾counter。大概6点半,小荷会带娃们去洗澡。 娃们要看star trek, 所以这一关会很容易。 7点都洗好换好睡衣。做到沙发上。看到8点。 然后3娃去卧室。小荷还会讲故事。讲完,一般8点半关灯。老大老二可能9点才睡着。 当我很累的时候,我可能9点就去睡觉,一直到第二天早7点多。不累的时候,我还能爬起来和小荷看个我们自己喜欢的program。然后10点半去睡觉吧。 这就是我带娃的一天。covid最糟糕时的365天,我这样的日子就循环了365次。 所以钢铁侠根本不是Elon Musk好吗??…

终于我们都阳性了 (续篇)

上次写到周三我起来嗓子肿得疼 https://youyiran.com/%e7%bb%88%e4%ba%8e%e6%88%91%e4%bb%ac%e9%83%bd%e9%98%b3%e6%80%a7%e4%ba%86/ 我是周二就觉得嗓子沙沙难受。以我多年嗓子不舒服的经验,这就是生病的开始。我就吃了一些strepsil的含片(也是我的老药),还有一直不停喝水。周二测,还是阴的。但周二我没有任何其他不适的感觉。三个娃周二都开始在家上课了,我立刻有穿越回2020年3月的感觉。(具体我写另一篇) 周三早上一醒来,嗓子就非常肿了,咽口水会非常疼。比周二,感觉明显加重了很多。没有其他任何症状,除了身上有点发冷,但是没发烧。测试,阳了,而且杠杠很明显。估计周二是病毒量不够大,所以没阳吧。我周二还是没有吃药,就是喝水加含片。周三还是在家陪娃上学一天。不过老二都已经恢复正常,开始做作业了。 周四早上醒来,嗓子还是肿,咽口水会疼。和周三比,没有加重,但也没好,身上还是会有发冷的感觉。没有其他任何症状。娃们这天都满血复活了,又开始让我头疼了。我和小荷私下里说,:“这病不严重啊,早知道他们多病两天啊!” 对,我是这种妈。 周五早上醒来,嗓子还是肿,咽口水会疼。和周四比,没有明显变好。醒来后最大的感觉是累。不知道是病呢,还是陪娃三天导致。周五吃完午饭我就觉得特别困,躺下睡了午觉。2:45起来开车去做official test。快5点回来,做晚饭。吃完晚饭,我又直接倒下去睡觉了。其实并没有很快睡着。但是没有娃在旁边吵,就是休息了。 周六早上醒来,明显感觉人会有力气。嗓子虽然还肿,但是咽口水没什么痛感了。我从周二开始,第一次早饭吃了面包。还是觉得面包硬。以我对我身体的了解,我估计周日应该就好了。 周四早餐 老大不要吃平时的面包,自己弄了脱脂酸奶,还弄了橙子kiwi苹果的smoothie (塑料杯子里的),和其他两个娃一起吃。另外,还吃了我给他们弄的水煮蛋 。 小荷就是平常的面包咖啡。 我自己用剩的米饭和剩的blended花菜汤做了粥 (娃们不喜欢粥),还吃了苹果。指望他们给我做早饭,还有点早! 午餐,我给他们煮了菠菜胡萝卜鸡汤面。 当年我生病时,我妈就给我做菠菜鸡汤面。那个味道我一直记到今天。 后来吃完,老大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感动的话,他说“妈妈的这个面,就是有mommy taste。和我自己做的不一样。” 晚餐,我炖了牛肉汤。主菜,我把昨天剩的一点pasta,和新鲜蘑菇,奶酪做了一个烤pasta。 这种上面奶酪烤到有点棕色的是娃们的最爱。最后的甜点是Magnum冰激淋。娃们很满意! 我也没太累。 我呢,就用牛腩加胡萝卜洋葱芹菜炖的汤。再把新做的白米饭,泡在汤里,软软的,挺好咽的。这就是我的晚餐了。 反正在欧洲呢,吃饭就不要拿亚洲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营养够了就行。再说,我还生病着呢。

终于我们都阳性了

从2020年1月开始等,这靴子终于落下来了。 上次写疫情是年底,我和小荷都去打第三针疫苗的时候。 之后,荷兰这边的Omicron就是传播开。但是因为有禁令(从圣诞节前一周开始,一直到一月第一周完,在荷兰就相当于封城了),所以数字虽然上来了,但进医院和进ICU的都不那么多。我们村的话,我知道不断有人得Omicron。因为学校家长群里,会有人说哪个小孩在家隔离了。不过不是很多。政府这边,12岁以下的小朋友开始可以预约打疫苗。老二的班第一个打疫苗的是上周五。 但是,也就是上周五,老三早上起来测,阳了。 情况是这样的。截止上周三的时候,娃们测都还是阴的。(我们按学校规定,每周一和三早上测。)然后周四老二老三去了freerun和游泳课。晚上洗澡的时候,老三明显没精神了。我们以为他游泳课累了。就带他早点睡觉。然后夜里,或者凌晨吧,他跑到我们床上来,发烧了。我和小荷那晚就没睡好。 周五一大早起来,所有人测试。老三阳,其他4个阴。 然后,我们就通知娃学校了。老三肯定不能去了,从周五算起7天在家隔离。按荷兰现在政策,老大老二其实还是可以去的。但和老大班主任通了电话后,我们决定三个都留在家里吧。因为学校也很难把他们和班里其他同学隔离。 周五老三症状是流鼻涕,但人还在蹦哒。吃完午饭体温39.3度,之后人就明显开始蔫了。2点体温39.1,3点半到39.8度。我就给了pancetomol。他后来那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晚饭也不怎么吃了。我也没给他什么其他药。这个病就是多喝水多休息补充维他命,然后靠抵抗力抗过去。 老大老二周五还没拿到学校的东西,做了点网上的功课,剩下时间就玩过去了。他们在家里,我们也没有特别隔离。因为我和小荷都打了第三针。我们的想法很简单,最好三个娃一起得,然后一起隔离7天。最糟的是,老三先7天,然后老大再7天,然后老二再7天,那就21天隔离。对,俺们是这样的家长。 周六起来,老三已经明显好了很多。但是小荷开始流鼻滴咳嗽的症状,下午开始倒下去睡觉。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周五我一大早跑去超市赶快买了一周的食物。周六我去的Herenboer拿菜。都是和别人保持social distancing。 周六晚上睡觉后,小荷咳得比较厉害,人也烧到了39度。等到周日的凌晨,老大跑到我们房间。一摸发烧了。 周日早上起来一测,这两个也都阳了。 (爸爸的第一道很浅。可能因为有3针疫苗的原因。) 我那天没测,因为我啥感觉都没有,就省一个了。周五去超市时买了10支测试盒,加上学校给的,本来觉得挺多。结果这两天连着用,都快用完了。 周日我抓着点时间,就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了一下。估计着,下周这陪三娃在家读书的日子,干不了啥了。 周一清晨5点,老二也跑到我们房间来。带着哭腔说不舒服。起来一测,也阳了。但是我测了我自己,我竟然还没有阳。(忘记照相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嗓子是那种沙沙的难受的感觉。 我纳闷,我抵抗力绝对没有小荷的好,怎么他先阳,我竟然还没阳。后来我一想,估计是老天爷让我两个错开来生病,这样娃好有人照顾。 周一三个娃都倒下的情况,我已经处变不惊了。上次应该2017年吧,三娃病,正赶上小荷出差,我已经历炼过了。这次小荷这不是还在家嘛,而且还有我公婆小叔叔在隔壁。没啥好惊慌的。新冠既来之,则安之。 周一早上反正也醒的早。先趁着娃没起来,我把厨房擦了。后来早饭后,趁着老大老二倒下去睡觉。我又把卧室以外的空间都吸尘拖了。老三今天已经恢复正常。又活蹦乱跳起来。还好,学校的学习用品已经打包好了。老师早上打电话过来说大概下午1点会给送到家门口。所以早上我就又让老三做了洪恩识字。 我还在10:30打了一个sales call。 小荷也好了很多。把Office的电脑屏幕搬回来,在卧室弄好临时书房。吃了早饭就钻进去正常办公了。 周一是老二的第一天。症状最强烈。而且她头很痛,还伴有腿上其他肌肉痛。看得出小眼神被疼痛折磨得都没暗淡无光了。让我好心疼。我尽量多摸摸她的头,给她用湿毛巾敷额头。反正怎么舒服怎么来吧。她也烧到39度,吃了Panadol去睡觉。 老大等到周一下午人已经缓过来了。 晚上吃完晚饭。小荷开车带老大去做official testing(对了,老三是周日做的)。然后我用那个时间,把浴室卧室的地板擦了,床单换了,还收洗了一锅衣服。 周二老三,老大,小荷都正常开始工作/做作业了。老二估计过了这一天,明天也该好了。我早上起来,嗓子比昨天难受多了。头也有点疼。但还没发烧。测了也还是阴的。估计,是我第三针打了以后不是反应特别大,躺了快两天吗?所以可能这次我就还有比较多抗体。 先写到这里。

当妈随笔 – 虞超先生和惊风堂先生的启示

正好听到虞超先生关于 美国宪法的讲解,https://youtu.be/HBERNzsrnEY 里面提到美国的理念,根上是从希腊亚里士多德这边传承下来的。 我的第一感想就是,我家这个娃,真的是已经在10岁就开始接触Percy Jackson,然后自己就得出结论希腊的文化比后来罗马的要厉害多了。我对这一点,只有五体投地的份儿。 另外,惊风堂先生的最近一期关于孩子的信仰。 我又是得说我家的娃从Percy Jackson 那本书,自己读了很多 Mythology的书。根本轮不到我灌输他,他自己已经有自己的opinion。 我还算好,就是本身是个free thinker,所以我是比较tolerate。我自己没有特别去相信某一种宗教。然后娃自己想信什么,不想信什么,我都比较无所谓,可以自己去explore。娃爸虽然是catholic的upbrining, 但他也是不特别religious的。所以我们给了他很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