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金穆兰的文章“宠妻狂魔的17年相守,我学会了完整地爱一个人”https://mp.weixin.qq.com/s/Uoz6xRbOoDu9PCTpvvW8Hg下面截图是文中我最认同的部分。

我的理解是挫折教育其实是相对于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出生的小公主小皇帝太被溺爱了,所以才衍生出来的。但是后来的一些做法,已经让这个词变味了。

关于挫折教育。其实欧美这些富裕和平了这么久的国家也面对同样的问题,就是“怎么让下一代不要太娇气”。我看芬兰荷兰德国法国美国的做法都是让小孩子去户外活动来体验艰难。比如小荷小的时候,他参加的童子军summer camp时都是一队人到树林里自己扎帐篷,自己挖坑捡树枝生🔥做饭,还自己搭户外厕所。 要住上几天的。有一次下大雨(荷兰夏天经常的),他们那个帐篷即使做了防水处理,也还是湿答答地,但是大家也还是照样睡,没有说打道回府。

无独有偶。Washington post后来的女老板Catherine出生在那么富有的家庭,她在回忆录里写她妈妈也是小时候坚持带她和兄弟姐妹去露营,去体验没有优越物质条件下的生活。

再比如我家老二的足球训练,什么天气状况下,不管大风大雨下雪还是很冷的冬天,都要坚持。

所以爱孩子和挫折教育是不矛盾,不冲突的。


评论:

坡坡的教育,我觉得有“起跑过早”以及“一味竞争”带来的后遗症。 而这种错误,是人为造成的。这就让我无法淡定了。

早好多年,坡坡的政府就派人去芬兰学习,还做了report。我很想知道,那个report里后来是怎么说的,政府又是采纳了那些。我的一种感觉是,虽然这几年教育部有改变,但是是治标不治本。

芬兰这个国家从我来坡坡吧,印象上就一直是在各个排名榜上第一,尤其是人们的幸福感。可是芬兰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芬兰的教改发生在70年代末吧。所以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芬兰成功地教育使得它这个国家名列前茅呢? 坡坡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我们到底都应该从芬兰那里可以学什么?我真希望这样的讨论能在坡坡的主流社会里发生。毕竟,这是事关一个国家兴亡的大事情啊!

朋友回复:

这里以华人为主,华人的家长任凭你再怎么说,大部分还是要拼死竞争的,所以也不是单纯制度问题。我回复:我同意坡的家长也是需要改变的。这就像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总有一方要开始,我觉得政府在大环境方面可以先开始

朋友慈觉回复:

教育有点背离了唤醒的本质,一切也都即将产业化,社会的价值观现实而单一。可能跟国家历史不够悠久长远,根扎得不深有关,要保持已有的美好,又需要随时应对各种外在因素影响。坡坡政府应该再度考察芬兰教育(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阻碍)。复制过来的教育也许会变味,智慧国不缺乏行动力,太多种族文化的互相牵扯,类似无法统一不同信仰一样难。

朋友3: 挫折就是frontier society building character,而不是诋毁自尊心,美国也有survival camps。芬兰不了解耶,好像就是不宣扬竞争?但社会会不会太单一封闭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