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6 要不要逼娃学中文

最近在YouTube上认识了一个乌克兰美眉,玛莎。中文讲得超级好,是那种发音用词都很地道,还知道古文和中国历史那种好!这就让我想到荷兰之前也有一位ruben,也是高中后开始学中文,然后他自己在中国沿长江,一直走到西藏,用他自己的视角拍了一部纪录片(他本人也是摄影师),自己全程中文采访。后来大受欢迎,有拍了第二部。当然,还有德国的上海女婿阿福,以及歪果仁研究院里的多位年轻人。这就带到了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到底“(要不要逼)孩子们学中文?” —————-持正方的观点,可以总结为,中国文化几千年源远流长,中国本来就是大国,现在又要崛起了。所以当然学中文,至少容易找工作(世界人口1/4中国人),至多的话,中国人的智慧一定要懂中文才能去领会啊!我个人的经历要说的话,其实是非常印证正方的。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因为我的中文够好,所以被学长推荐去了美国公司负责对大中华区的销售。然后因为我的英文也足够好,又了解不同文化中的那些细节,所以才能很好的和所有人打交道。说白了,在美国人的公司,想往上升的话,一定要能够跟美国人打交道。但是,也正是因为我自己的这个经历,我对于我家娃们这种成长经历的中文,深表怀疑。首先能,能把中文讲利索,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如果你只知道语言,却不了解这个国家后面的很多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你也还是混不进真正中国人的圈子的。我之所以对这一切有了解,那是因为我前16年都生活在那里。我的“软件”是中国的,就算和我同龄的新加坡同学都不一样。这才是关键。所以我觉得,对于娃们,这种经历无法复制,除非回中国长大。我和我这批来新加坡的奖学金朋友,曾经谈到过,就是新加坡政府是有3批中国留学生的,我们这批初三毕业的代号sm1, 高二毕业的叫sm2, 大一的那批叫sm3。 在我们这3批人里,无疑我们这批是融入新加坡社会最好的,也最有归属感的,很多都选择入新加坡籍,留下来成为新加坡的一部分。我们都说,16岁是个还可以改变的年纪。如果想给孩子一个identity的话,一定不可以在16岁前送出国。最好是前面16年都能在一个国家一个文化里长大,这样将来才不会有identity crisis。 而我也强烈地认为,必须有一个自己的母文化之后,再去接受其他文化时,才能够比较清楚地去辨别,哪些地方不一样,哪些地方我的母文化比较好,哪些呢别人的文化做得比我们的好。————————- 在玛莎的节目里,她专门有讲到跨国婚姻的苦难点,其中文化差异是最难的一点。我最近也听了台湾蒋勋关于中国文化的一些鉴析,我才发现,其实我以为我很懂中国的文化,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中国的文化5千年的积累,我上学的时候能把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的近代史学明白就不错了。然后文学的部分,一般语文课文里有学论语,背背唐诗宋词,也就如此交代过去了。但是真正的精华的部分,比如早一点的“四书五经”,我连名字都说不出来。当然,也就不会理解里面的那些“道理”到底都是怎么来的,怎么就孕育出了如此璀璨的中华文明。我妈算是家教比较好的,小学的时候,每周写毛笔字,背“古文观止”这类,我姥爷会给她批改。但我相信,她也没有系统地读过“四书五经”。所以有时候我想,在中国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中文学了12年,可是学到的东西真的不多哎!我近2年接触了虞超先生,文昭先生的YouTube后,才发现。和他们对古老中国文化的阅读和理解,我真得算是“白丁”一枚。所以,如果我这种生活了16年,上语文课上了12年的原装“中国人”都懂这么少,那我家娃这种每周上2小时中文课的,能学出什么来?[疑问]老大最近在读Percy Jackson的丛书,里面讲到古希腊的神话(宙斯雅典娜那些),然后他开始想学希腊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在欧洲的感觉,就像中国的古文。以前只有被选中去当神职的人,才能去学。小荷中学的时候,这两门算做古典语言。有点类似于坡坡天才班的孩子才能选这个课(一般的除了学荷文英文外,可以选修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等)。所以我觉得,娃想学什么语言,还是要看兴趣。兴趣有,多难的语言都可以学下来,就好像乌克兰的玛莎,荷兰的ruben,还有德国的阿福(他这种就是有语言天赋的,不仅能讲普通话,还可以讲上海话)。这几位都是高中以后,因为兴趣才去学中文的。如果有一天,我家3个中有人想这样做,我一定支持。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不强求。上帝如果把他们和中国的这道门关上,我相信他也会为他们开启其他的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