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30 老大打游戏

詹青云 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eHy4EqV6Nb_Ekm7qAzKiPw 文中最后一句话我深以为是真理。 老大最近2年吧,迷上gaming。但是他不打(因为我们家电脑没装),只是看YouTube上别人录的打的片子。我给他定了每天4点到5点一个小时(周末2小时)。然后他学会了看教堂上的钟,准时4点从外面回来。大衣一脱,一屁股坐下,进他自己的account,挂上耳机,然后就没声音了。你叫他他也听不见,完全沉浸在里面。 有时我做着饭,会听到他特别开心的笑声。 曾经我也犹豫过,这个时间是不是浪费了? 是不是应该看YouTube上一些更有知识含量的片子。或者拿来学中文背古诗(之类)。 但是后来我就觉得,如果这一小时能让他那么开心,我怎么忍心剥夺呢? 而且,谁知道这和武侠小说,四驱车,不是一样的? 姥姥: 我倒是觉得,你这个不忍心是对的。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内容,如果没有什么不良倾向,让孩子高兴上一二个小时,未尝不是一个好事。如果你想让他从中有更多的收获,你可以跟他聊一聊这些内容,引导他去分析概括表达出来。甚至可以问一问,如果他来做这个游戏,会怎么做?引导他做深一步的思考。主要注意他的眼睛,不要看坏。从孩子爱好中,你们可能会有更多共同语言呢 我: 让我想起我在pieter这个岁数,你也让我每天晚上回来看动画片和听评书

20191129 Doc2柏林墙 纪录片

上个星期六晚上,我和小荷看了doc2拍的关于1989年柏林墙的纪录片。 1989于我的记忆就是六四。我都没有太多印象新闻联播有报柏林墙的事。 而对于小荷,1989就是和11月9日的柏林墙倒塌以及后来苏联解体联系在一起的。他说他现在还记得我公公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幕发生时的样子。他当时其实也不太懂发生了什么,因为他才8岁。不过后来等他上中学,1993年的时候吧,就开始学这部分历史。 整个片子里有一个画面对我的冲击特别大。 画面上是东德人,当知道匈牙利的铁栅栏iron curtain已经被打开后,开着私家车都跑到这边度假。然后他们到了边界附近时,全部弃车。身上就背一个双肩包,手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就朝矮灌木丛跑去,然后消失。 当时这个镜头,立刻就让我想起2015年看到拍叙利亚难民抱着孩子逃难的照片。当时因为一个摄影师绊倒了一对父子,所以上了新闻。 一样的紧张的神情,一样不顾一切往前冲的身体语言。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一个是深色头发深色眼睛的中东人。 我真的没想到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冷静克制又骄傲的德国人也曾经这样落魄过。 其实算一算,德国从1945到1990,一直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统一也就是近29年的事情。 片子里第二个震动我的地方是 1956年,当时的匈牙利人希望有民主选举。他们的政府就真的举行了民主选举。然后匈共产党没赢。然后苏联的坦克就开进城。 那一刻我脑海里就浮现出天安门的坦克。 苏联人进来后把当时的匈牙利民选总理的整个班子抓了300多人,然后全判刑,然后杀了。但是1989年的时候,那些人的尸体都被找到了。于是在相当于匈亚力天安门广场的地方举行了国葬。 链接在这里https://www.vpro.nl/programmas/2doc/kijk/2doc-overzicht/2019/1989.html 补充一句,我后来和我公公谈起1956,他说他记得很清楚在电视上看到那一幕。那一年他8岁。

20191128 小镇超市碰到一个女人

今天是感恩节。很感恩陪我做过2019的你们。 今天早上在超市,见到一个头发乱蓬蓬,一身黑衣服有点脏的女人。她在卖快过期打折食品的柜台站前看了很久。后来取了一杯免费热饮。然后提着篮子到收银台。 等我买完出来,她蹲在墙角抽着烟。旁边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面有几个捆好防雨布的包。在荷兰是没有街头流浪的人的,因为只要有一个固定住址就可以申请到救济,租到政府的房子。所以这个女人在小镇格外显眼。 我本来拉着东西已经走过去了。但是后来我就觉得有一个力量让我在原地站住。虽然我怕我荷文不够好。虽然我怕那个人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但是我觉得也许她就只是等一个人来问她一句呢?我觉得我不能假装没看见。于是我折回去,又走回她身边。 我问,你说荷兰话吗?她说,是的。 我掏出口袋里的巧克力,问,你想吃吗?她笑笑,对我说,我有钱,我也买了巧克力。我住在这附近的bus里。她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 然后她还是笑着,问我,为什么问我呢?我用我磕磕巴巴的荷文说,我在这个镇子住,没有见过你。 她说,哦,你住在这里?我说,是的,就是xxx街。 她说,我对这儿的街名不是太清楚。我来这边修自行车的轮胎。也许我们会再见到。 我说,那太好了。have a good day!

20191126 我是否不够逼娃?

最近对当妈这事,感觉又开了一点窍儿。 事情是由我妈最新转发的一篇文章开始。我觉得我妈的意思是说,不能对孩子太快乐教育,该逼一下的时候还是要逼一下的。不然孩子大了会怪我当年怎么没逼Ta。 然后我就开始反省我自己,“是不是对娃太没逼了呢?” 比如,我到现在都没逼我家娃学一件乐器。这件事已经被我妈诟病很久了。 我自己6到9岁学了钢琴。但我要提醒我妈的是,那真是我在幼儿园听刘老师弹了一首“少女的祈祷”后,就fall in love了。嚷着要学。不是她“逼”我学的哦。而且我觉得因为是我自己要学,所以后来练琴也真没有让她特别逼。我自己放学回来能练半个到1个小时吧(再多我也需要逼,但我妈也没逼,因为她回家就做饭让后弄我吃饭。然后她觉得我睡觉长个子更重要,就不逼我弹了)。每周去上一次课。后来因为转校,学业太重,就停了,至今没考级。 而我表姐呢,被我姨夫逼着练琴,每天肯定多过1个小时吧,有时会弄哭。不过她后来考到10级。 我表姐现在回头看,她很感谢我姨夫逼她了。而我没有如文章中责怪我妈没逼我。 我觉得我最感谢我妈的是她帮我实现了愿望,去尝试了钢琴。而且这个过程是美好的,不是痛苦的。就因为我妈没逼我,我一直都很爱钢琴,从来没有恨过它。我explore了钢琴,后来也explore了芭蕾。然后我发现我更喜欢后者。我没有因为没考到级而遗憾。当然如果我现在还有兴趣,我也完全可以现在再学再考级。 我妈当初让我学一件乐器的初衷就是希望我能找到一种抒发情绪的方式。尤其是有不好的情绪的时候。我觉得她达到这个目的了。因为我现在还会放一段音乐,跳一会儿芭蕾,通过他们带我到有诗和远方的地方。这不就可以了吗? 但我也犯了一个错。因为我有这种很好的体验。所以我也很希望我家娃能喜欢上钢琴曲啊或者古典音乐。但怎奈我家娃就是喜欢现在的说唱或者重金属这类音乐,完全不是我的菜。 其实后来一想,“为什么那些我认为不好的音乐带给娃的体验,不会就像古典音乐之于我那样,带来同样的感受呢?” “就因为大家都说古典音乐可以帮助娃们发展blah blah blah(各种好处),所以我就一定要逼娃们学吗?” “我自己心里的这种感觉是不是焦虑感呢?” “我逼娃们,真是为了他们好?还是为了让我自己感觉好一点?不那么焦虑?”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20191125 “82年出生的金智英 ”引起的思考

中国 vs 日本 vs 韩国根上,确实3个的文化非常有共通的地方。所以我们不和欧美比,就这3个之间对照一下。蛮有意思的。 上周刚补了日本近代史。然后读到一个有趣的评论说,比起日本,觉得韩国社会更有活力。我同意。 其实本文中提到的问题,日本中国韩国,包括坡坡,都有。所不同的是,大家面对这个问题做了什么?可以做什么? 别人看韩剧,看爱情帅哥美女。我看到了别的。比如2019年的 “爱请吃饭的姐姐” 直接讲的就是职场性骚扰。而且时间点是紧接着全球的me too运动。比如 2013年的城市猎人,直接讲了国家对军人的背叛,以及后来在复仇过程中揭露了官员贪污国家花在教育的钱,而升学费让平民大众无法支付。或者官商勾结,化学工厂有毒产品在生产过程中对员工致癌,却不付医疗费,公司还恐吓员工不要去告。(这题材放哪个国家都够敏感吧)还比如2015“皮诺曹” 和2018“迷雾”,全都揭露媒体是怎么在政要和商人的利益面前,被操纵。更不要说由智障人士被性侵的案件改变的电影,最后推动了“熔炉法”法律的修改。 全世界看了住了这么多地方,发现一件事就是每个国家的社会都有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哪儿都有黑暗。不同的是,在这些社会里大众的态度,大众敢发出什么声音,大众最后能改变这些问题的难易程度和速度。 在韩国,你能感到大众真敢说,真敢演,也能够播放,进而引导社会去注意到这些问题,这才是解决的第一步。你还在可以看到一些领域就是因为这种大众舆论的压力,很快地在法律上的改进。这应该算体现了这个社会的活力了吧!

20191124 在荷兰第四个冬天 有感

荷兰这个冬天,我这是过到第4个了。 今天和闺蜜打电话,分享心得如下: 图一是2周前的周日,娃们在冬日庸懒的太阳里读读书。图二是上周日,全家出来树林里走走。一路上,我感觉我们村能走路的人和狗都出来了,包括老人院的爷爷奶奶。图三是今天又出来树林里走。今天路线不同,一下车就是扑鼻的松树的清香。 最后一张,与这个主题无关。老三这个日式跪地擦地板的架势好像一休哥啊。话说我从来没这么敬业地擦过地板,他这灵感是哪里来的?[疑问][疑问]

20191113 USA Today Detroit 老爷爷退休的故事

故事里的爷爷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上帝,第二是家庭,第三是国家,当我说到国家时,我的意思是,做好自己的工作,遵守职业道德,就是爱国了,大概就是这样。」 这两天好几个公众号都转了这篇文章。今天一读,果然很感人。 在荷兰这边,这种surprise很多。我也很喜欢这种看起来很低调,但很personal的庆祝方式。 新加坡后来有一个本地女生(名字不记得了),专门给很多平凡的人送上这样的惊喜。上次我看到一集视频是给一个马来族的救火员。也是很平凡的人。我觉得如果一个社会是这样的有人情味,真会让人感到好温暖。

20191111 新加坡大选和公民教育

我妈最近在华盛顿,观摩了一个当地的election(不知道是选什么哈)。然后很兴奋。我有点可怜她,确实她国家的人还没有体验过选举这件事。 我是2011年变成新加坡公民的。结果时间不巧,错过了2011年总统大选。那次Tony Tan以非常微弱的优势当选。影响大选结果的最后的票数就是来自海外的新加坡人。 我在2016年是第一次参加新加坡政府选举。也是那次才知道,在大多数我知道有选举制的国家如英美,选举是公民的权利,但是你可以不去投票。但是新加坡不是这样的哦。你作为公民是一定要去投票的。如果不去投票,是会有惩罚的。当然你去投票,可以投弃权票,那个是允许的。 所以本来以为2019年会大选。我年初去布鲁赛尔的新加坡大使馆办事的时候,还专门问了一下。答案是:在海外的新加坡人默认是不参加选举的。除非你所在的外国有选举站,而且你还要符合一定的居住时间要求,才能去投票。放眼欧洲,只有英国有一个投票点,但是我也不符合时间要求。所以这次大选,我是无资格投票了。 写了这么长,大家可能会觉得,投票这么件事,有这么重要吗? 我个人觉得,这要看你是什么样的社会。在民主社会里,投票权是最高的公民权利。它赋予你(公民)的是最终的以和平方式表达你对现状不满的权利。在公民意识强的社会,它会很有效的帮助整个社会改善现在的不满。而且我自己觉得,这个权利的给予也可以帮助国家的公民更有归属感,更有engagement。而不是看到不满,觉得无法改变的无力感。 这个权利对于在中国出生长大的我这一代80后,感觉可能没那么重要。因为从小,咱就没感觉过有这个权利它带来了什么好处。可是如果你对像小荷这样的荷兰80后,甚至再早点,小荷父母那代50后,这个权利就像空气和水一样,是离不开的。这就是不同社会所处的阶段的不同。我以前在中国生活,又到了新加坡,感觉都没那么强烈。但是在荷兰,我强烈地感觉到普通人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我一直很好奇,公民意识是与生俱来的吗?就我这3年的观察。我的结论是,No。这个东西是要学和要教的。荷兰小朋友小学6年纪已经会做模拟的大选,而且搞得跟真的似的。儿童新闻去采访时,12岁的小孩子告诉你,我选绿党的谁谁,因为他的政治理念这点我赞成,blah bla。如果同样的问题,2019年大选,你问新加坡小六的同学,会选谁,他们会怎么答呢? 又或是,他们全部注意力都在小六会考上? 新加坡社会反映出的问题,是不是在我们的教育系统里,都能找到答案?

20191107 international breakfast day

今天去学校帮助“national breakfast day”。起因是荷兰的很多小朋友早上早饭吃得太急或来不及吃,所以空着肚子来上学。后来一个私人机构就在阿姆搞了早餐日。小朋友不仅有早餐吃,还有古典乐队给现场演奏。而且上了儿童新闻。 于是,每个学校好像都收到了寄来的食物箱子,里面有面包黄油香肠苹果浆奶酪花生酱,喝的有牛奶和浓缩橙汁(自己兑水),还有早餐麦片和酸奶。我们村小学改成了午餐。早上9点半,15个妈一起来做三明治。再等到12点,协助老师帮小朋友吃午餐。 最近坡坡的小学午餐成了热门话题。这里给一下荷兰版: 小学 (4岁到12岁) 7点20起床7点50早餐8点20离开家 (书包里自带午餐和课间水果) 8点半打铃上课 10点 到 10点半 中间休息,吃自带水果 (一般就是苹果,梨,橘子,葡萄,香蕉,柿子椒,黄瓜。上次还专门有过教育家长的week,一张纸印了20种5颜6色的水果,告诉你这些都可以带。)吃完可以自由玩。 12点 放学。有一个小时午餐时间。可以回家。不过大多数双职工都是带了三明治,在学校自己吃。为这个,有一个机构专门负责中午这段时间overblif,每个孩子每月20欧。同样的机构,也负责孩子3点下学到父母6点下班来接的这段时间。按小时算钱,每个娃每小时5欧多。 1点上课到3点下课。

20191105 一诺 芬兰的教育

原文“如果北京朝阳区的教育可以变成这样”https://mp.weixin.qq.com/s/Jlv7XeWhKlO_Zp7lNbiGEg 芬兰教育大纲在2016年提出的7大教育能力,对比一下新西兰的。 这里面让我最思考的其实是最后一点,“参与,影响,构建可持续性未来的能力”,我觉得这和新西兰里面的“civic 公民”的那一点有些像。归根到底都是说,如果你对现状不满,那就来最点什么。 荷兰这边,老大3年纪已经去了解整个荷兰的政治系统是怎么运行的。儿童新闻里专门有一个部分,是让孩子们可以去给政府提问题。上次是一个女孩子给所在市的市长反映他们住家附近的一个公共公园,已经很旧了,却一直没有得到维护。市长本人出面,很认真地给女孩子解释了市政府预算的情况。虽然最后问题不知道有没有解决,但是它告诉小公民们,他们是有问责的权利的。 在新加坡我知道中学有公民课,小学不知道有没有。我很好奇,学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