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一个月前才写了“中国的父母陪写作业心梗,应该是要求太高了。可以降一些下来。” 的话。然后这次陪娃改错,我就亲身体验了一把全身的血都往心脏冲,真的是当时当地就可以心梗的感觉。 如果我按照荷兰的学校,把要求降下来,就不会“心梗”了。但如果要坚持自己的“高要求”,就是自己pick的fight,就只能接受“心梗”了。所以家长和家长也不要比,按自己心脏的承受力,pick 自己要打的仗,就好了。

—————————

当然为了老母亲们能尽量不“心梗”,去想想自己小时候的类似情况,也是一个可以给自己降低“血压”的方法。我清楚地记得我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吧,也有过一段特别粗心的时候。当时我的错是那种,明明想着6×9=54, 但是下笔就写成45。还有读错题的,比如问“谁比较长”,我就看成“谁比较短”。莫名其妙地出错!后来我家长辈也实在也办法了,就讲好再犯同样的错就用一条皮带抽我屁股。我挨那顿打的整个情景,都历历在目,好像就发生在昨天。那是一条红色的生牛皮做的皮带。因为是新的,所以很硬。一抽下去,我痛得立刻弹跳起来。那之前我家长辈打我也都是用手掌,打几下意思意思。但那次是真的打疼了。我家长辈后来回忆说,我弹跳起来后第一句话就是“你真打啊!” 然后长辈才意识到有多疼,所以后来长辈也再没用过那条皮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顿打的缘故,后来粗心的问题确实改好了。大家可能很好奇,这件事是不是有给我留下心理阴影。 我觉得还好。因为我家长辈打我实际上很少,而且又是事先讲好的。至少过了快30年,我还一直记得挨打的原因。应该算没白挨打吧。(但我绝对不支持打娃哈。)想想我自己在娃这个年纪也曾经这么粗心过。那娃现在有这个阶段,也是很正常的。然后老母亲就可以释然了。———————————-

跟娃改了3星期作业,其实就很清楚娃的问题了。比如娃不是数学学不好,而是各种不细心不细致,导致结果错。比如写的不公整,位没对齐,所以算对了,可结果还是错的。完全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但是如果你跟他直接讲你要写整齐,娃一听“老人言”就嫌烦,一定要按自己的方法做。所以,说是没有用的,我只能设置障碍,让娃老感觉到自己的方法带来的坏处,最后娃才可能自己醒悟,改变自己的做法。这个过程非常地磨人,但是对这类型娃,这是唯一的办法。那道题,娃第一遍做错。我设置的障碍就是“改到你做对”。结果改的第一遍位没对齐,算对了,但结果还是错。改的第二遍,又没细心,加错导致结果错。娃本来自视甚高,这下连错两次,也安静下来了。我在整个全程,一句话都不说,就只静静看着(要不娃肯定要怪我让ta出错的)。等娃两次改都错了,很frustrated的时候。我才进来指出,你哪里对了,哪里错了。(红笔是我画的)然后娃明显地对我respect起来了。下次作业也写得工整了。出的错也少了。我希望达到的就是这个结果。娃快快做就是因为一心想早点出去玩。结果每次出错都被我“拌”住从新做。他发现反而耽误更多时间。当然,我这边只要有看到一点点进步了,我都马上表扬,比如说“今天的写得很工整啊”之类的话,来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

————————-

小时候我家长辈老跟我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我记得最开始我也是不听不听,结果每次的结果都被长辈言中。后来发现听“老人言”还是有好处的。才记住了这句话。希望经过这次数学事件后,娃能对我也产生这种感觉。然后发现“老人言”其实是值得听一听的。

回复 那你的娃算听话和有觉悟的,我们使绊子很久了[捂脸]以前我们好像吃一堑长一智,也记得几次重罚,现在的孩子好像记不住。粗心就是找借口,take shortcut,北美的孩子喜欢还没学会走路就要跑,什么都是“我”的方法,是要让他们摔。欣赏你那句:根据自己的心脏pick a fight[强]是这个理。

我回复: 是的,“什么都是“我”的方法”,真是超级自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