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完全同意JFT先生的观察。

在我们生活的荷兰的小村子,

我老公的姥姥就是1923年出生的,她一直到现在都保持每周日礼拜的习惯。

等到她的孩子,也就是我婆婆的1950后这一代,我婆婆中学以前也还是一直每周都去教堂,而且她说过她的德育都是圣经里的东西。

等到我老公的80后,就没有再每周去教堂了,但是他本人是有洗礼,有communion,直到结婚才没有再继续天主教的那些步骤。但我认为他们村子的价值观还是保持得比较好的。比如不要说谎这些,我老公的德育主要是家教和村子里的大环境。

等到我的孩子就是2010后这一代,就只有很少的孩子(比如全班20个孩子,可能有4-5个)还去教堂,还参加communion这些仪式。但是你说他们还继承多少圣经里的价值观,我就不好说了。

但是我老公在1993年去中学要学的希腊语拉丁语,我儿子现在2022年去中学也还会学。而且用的课文那些还是和我老公一样的经典课文。所以从这个角度,我还是有点信心欧洲的这支文明可以传承下去。

另外就是,荷兰民风就是特别抗拒权威,他们真的是从骨子里就是anti-government, anti-establishment。但是我还没研究清楚,为什么这种反政府没有造成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对立,就像现在美国那样。 而整个公立教育系统,没有教育部的统一课本这些。每个学校有很大的自主权,用什么教材,用什么方法教,最后就是由一个全国统一的CITO 考试来衡量教育水平。公立教育的funding,也一直很充沛,没有像美国那样穷人区学校和富人区学校差的很多(这个是我从荷兰儿童新闻里观察到的,因为记者经常跑到全国各地的小学校去采访。),当然也没有特别奢华的。基本上就是达到一种平等。这种平等equality,我觉得是区别美国和荷兰(或者欧洲)最大的一点。

真的从来没有这样去critically reflect我一直被教的东西。谢谢您的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