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一下之前的朋友圈,上一次更新是7月30日打完第二针疫苗以后。

在那之后,我们去了西班牙玩两周。回来后9月正常开学。当时,荷兰的医学界已经给出warning,说今年冬天肯定还会有起伏。而且因为去年冬天social distancing/社交距离,所以流感也没怎么传起来。今年估计流感都会比往年的厉害。

然后,果不其然,开学没多久,大概10月中吧,小荷出现感冒症状(他是极少感冒的人),然后老三和老大也有。我和老二没中。自己在家测试了,不是Covid新冠。

然后10月底,我们还跑柏林玩了4天。那时候柏林已经传出新冠数字上升的消息,去restaurant都要事先booking,出示健康码(荷兰的QR码德国也认),否则不能进去吃。但那个时候荷兰还没啥消息。我和三娃回程做的火车。一路上在火车上都带着口罩。回来也没事。

等到了大概11月中的时候,又一波新冠来的小镇。老二的好朋友的爸爸中招。还有老三的好朋友家也有小朋友中招。但都是轻症或无症状。学校就要求小朋友在学校教室外的区域,必须戴口罩。这真的是荷兰的一大重要的政策改变啊! 也大概是那个时候,Rutte吕特政府就又开始开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了。但是我已经完全没兴趣听他们说什么了。小荷每次会后会看新闻里的简述。

然后就是12月18日,开紧急新闻发布会,荷兰又封城了(除生活必须品商店,其他都关,包括晚上的体育活动),因为新增的人数又大幅上升。而且新的omicron变种还不知道会怎样,而我们的第三针booster比别的欧盟国家都慢,所以怕万一传染起来,就真的ICU要吃不消了。

两年后,我觉得荷兰政府算终于学到lesson了。这样提前的封城大概可以给荷兰争取到1周的时间(据荷兰virologist的估计)。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就是,学校提前一周开始放圣诞的假期。我要和娃一起呆3周,而不是2周,而且是所有遛娃的地方都关闭的情况下。幸好我们离比利时边界不远,可以去比利时的科学馆,也可以去比利时的游泳馆。

12月29日,我预约到了第三针的booster。去Den Bos打。在一个大型演出场所,有15个queue,完全没有等。我预约时间11:20,11:34我已经坐下来等着15分钟的观察期了。那天有好多人都是为了出去旅行而来打针的。打完都排队等着在疫苗小本子上盖章。

不过当天下午,以及第二天,我的反应很大。感觉比第二针还大。就是整个人有发烧的症状,头也特别疼。打针的胳膊抬不起来。我躺了整整一天。还好12月31日起来症状就都没了。 说实话,这疫苗的反应是我这一年来生病最严重的情况。

马上corona就要满两年了。我个人觉得大家对这件事的忍耐力也都快到极限了。 新冠刚开始的时候,我读了鼠疫的书,也了解了黑死病的历史。黑死病就是2年后突然地消失的。如果新冠也能在2022年夏天后就变成和流感一样的病毒,那我们就再不需要封城的措施了。

目前就先盼望着1月中解除荷兰封城,我们可以出去玩玩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