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的一位经理Peter Quek在第一次跟我1:1时提到,我们的成长有3种方式:1 education进学校系统的学2 exposure 看别人做得多了,也知道一二3 experience 只能通过自己去实践,积累经验,然后学到很巧的是,我做的销售和当妈两件,都主要靠第三种学习方式。而吸取经验的一个很快的方法,就是读别人写的书。——————卡尔.维特的教育斯托夫人的教育这两本书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篇。卡尔出生于1800年的德国。他的父亲维特牧师,凭着自己的直觉,对卡尔进行了早期教育,使得他后来成为一个从人品到能力都十分受人尊敬的人。而且9岁就已熟练掌握了5种外语,包括拉丁文和希腊文。后来他把方法写成德文手稿。这个手稿传到了美国。1902年,斯托夫人的女儿维尼芙雷特出生了。夫人本人是语言学教授,在大学接触了维特牧师的书,并运用在她女儿的身上。然后她的女儿在5岁时,就能熟练运用8国语言。斯托夫人的英文原文书我一直在网上找不到。但在哈佛英文版的卡尔.威特书里,由H.爱丁顿.布鲁斯写的序里,有专门提到在1800年后的这100年里,都有谁也采用了维特牧师的方法培养他们的孩子,其中就特别提到Stowe家的女儿(图二,名字翻为史托纳)。这本书应该是在1915年后,当陶行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學学习教育学时,了解到,并引入中国 (陶行知全集第一卷579页)但它真正在中国流行起来,要到2003年,《哈佛女孩刘亦婷》的妈妈提到在刘亦婷小的时候也有借鉴维特牧师的方法。(她妈妈用的书是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前后出版的《早期教育和天才》。)所以这个方法用在了:男孩子卡尔,和女孩子维尼芙雷特和刘亦婷,以及续里提到的其他孩子。在德国,在美国,在中国。这个试验做得算是够extensive。我一遇到育儿的问题时,就会过来翻翻这两本书里相关的章节。经常会得到启发。我读这本书时有另外几点收获:1 维特牧师和斯托夫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不仅能自己学好,而且都钻研出了很好的学习方法。所以他们不仅在教孩子知识,更是非常有意识地在教孩子学习的方法。尤其他们都提到人的品德修养对后来人生的影响。2 这两家都只有一个孩子。刘亦婷也是独生女。所以对于多子女的父母,我们面临的一些挑战他们是没有的。比如同时教几个年纪不同的孩子。3 在维特和斯托的叙述里,我都看到了他们配偶在教育上的一些故事。比如维特牧师谈他妻子教卡尔认字的片段,和斯托先生教女儿数学的片段。可以看出,他们在各自的家庭里都面临配偶于自己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但他们都最终说服了配偶,配合自己按自己的方法教育子女。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4 斯托夫人的书比维特牧师的书里提供了更多她实践的细节。但是我要特别提醒大家,那部合集里的维特不是正版的。它把很多发生在斯托女儿身上的事情,直接改了名字,安在卡尔的身上。我比较两本书,已经至少看到2个一模一样的照抄了。所以建议有可能的话,读卡尔的英文版。—————-下一篇: 蒙特梭利和窗边的小豆豆

我觉得在书造假这件事上就特别体现了如果能会外语,直接读原著的优势了。翻译总归是隔了一层。附上两本书的英文书名: The education of Carl witte, 和 The education of Ms Stowe。合集里给没有任何英文原文或名字,只在最后找到斯托夫人的名字简写 M.S.Stowe。我用这个英文名字全网搜,只能在豆瓣找到中文的翻译本。如果谁能找到英文原文的网址,麻烦告诉我一下。我想去看英文原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