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从9月开学后,去某娃的家长会说起。

这次是新冠后,第一次在正常时间开家长会。一般一年3次,一开学这次属于家长老师混个面熟,后面两次才是就老师观察到的情况和家长沟通。因为这次并不是要反映什么情况,所以气氛是属于轻松愉快的。但是就跟之前5年的一样,只有15分钟。一般上来都是老师讲得比较多,留到最后问问题的时间特别短。我每次都感觉不太像是一个双向的交流,这次也不例外。所以我一上来就已经给老师打了预防针,我们这次尽量配合他,给他想要了解的信息,但我们的问题如果讲不完,会再约时间和他谈。

在我们村小学,每年都会换班主任(班主任基本就教全部课程了,除了体育音乐这种),而且按荷兰的方式,很多时候一个班是两个老师同时管,一个一二三上班,另一个四五上班。今年某娃的班主任换了一个年轻男性,大概25上下,在我们这个村小学都工作几年了。

第一次的15分钟,这个男老师(Meester R) 给我的印象还挺好的。他和娃才相处了2个星期,包括一周的camp。而他已经观察到娃的一些特点。另外,他给某娃很多时间自己来讲,也问了问题。比如“某娃,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这种很像工作时,和老板1:1时才会问的问题。但某娃根本就没想过这些,直接被问住,谈话继续不下去了。后来,就由我接过来讲。

如果你读了我之前新冠期间的写的,帮某娃在家上课的文章,你就知道从groep 6的3月开始到放暑假,到整个groep 7, 我算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们的老师是怎么上课,怎么判作业,怎么改作业的。然后我就发现这里面的文化差异真的和中国/新加坡的非常大。所以我来开会之前,已经准备好了3个主要点要讲的。结果只讲到一个,所以我们约了第二次的时间。

第二次会面只有我,小荷和老师。我主要想说的就是:我理解荷兰学校的方法和我知道的亚洲不一样。但是我希望老师能够让娃明白他的问题所在,比如数学,而不是有fake confidence。

另外,我问老师是否能给娃多一点家庭作业,并不是为了他学更多知识,而只是让他能养成要做作业的习惯。结果R老师说,不用担心,等他们去中学了自然会每天有作业要做,到时候肯定会养成这个习惯的。(我无语了。)

这次会面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我大概的结论就是,我希望的这位老师做不到。不过这位老师是比之前的几位更能了解娃的心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