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在我们今早放完礼花的时候,我在坡坡的一位朋友也安详地辞世了!

上次送她走的时候,我照了这张照片。心里默默地想,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因为Ta癌症已经晚期)。

Ta信藏传佛教。希望佛陀保佑Ta在另一个世界完成这一世未完的修行!

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最近看到“灵魂背包客”讲得一句话,很有感触,“当你在50岁面对亲人的死亡的时候,你就会有紧迫感。”

我的那一课是2000年姥姥去世时上的。那些死亡教会我的东西,是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我付出代价最大学到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