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发了老大的课程表后,有朋友问,为什么要选classical study (就是包括拉丁文和希腊文的G)?

短的答案是:老大选的这间学校,如果学VWO的话,第一年都直接进classical study/Gem,第二年的时候才根据成绩让娃选是继续读G,还是停掉拉丁文和希腊文。所以我们没得选,只是跟着学校的规定走。

长的答案是:我觉得这有关娃的文化认同,以及他的整个价值观value system的形成。

从我自己的经历(就是出生在中国,但后来移民新加坡并入籍)来看,我觉得我16岁出国以前,我的文化认同就已经定了,就是中国的文化。我的价值观 values那个时候也已经形成了,后来到新加坡改变的非常少。我仔细回想我的价值观是如何形成的,然后我能想到的就是我妈小时候给我讲的一些中国的古话,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所以同理,老大虽然前6年在新加坡长大,但是我们替他选择了来荷兰,并且会一直呆到他高中毕业,所以大概率他会是个荷兰人,文化是荷兰的,价值观也应该大概率是基于基督教的(因为在罗马帝国的时代,我们这个村是被罗马帝国所占领的,荷兰的北边就没有。罗马帝国带来了基督教和传教士。我们村小学都是以那个传教士Willibrodus命名的)。

那么荷兰的文化,如果一直往根上找,其实就来源于希腊的哲学家们,比如苏格拉底和柏拉图(苏的徒弟)和亚里士多德(苏的徒孙)。这就是为什么荷兰最有能力的孩子,都去读VWO,而VWO里专门让孩子们去学希腊文和拉丁文。 因为文化的传承,是需要现代的人去读古籍的。而最著名的古籍都是希腊文和拉丁文写的。英文法文那都是很后来的东西。读古籍是读第一手的资料。娃们运用独立思考的能力去从新解读这些古老的文字,然后结合当今的世界来看怎样去运用那些古老的智慧。这就是我理解的学classical study的精髓。

说到这里,就必须反思一下,我觉得作为中国人,我和我的文化之间的连接已经被切断了。

比如我不知道四书五经,指的是哪些书?更不用说读过。

比如从1949后中国改用简体中文,还有新文化运动该说白话文,在中国长大的年轻人基本上读不了文言文了。读不了文言文,就无法传承哪些古老的智慧。

这就好比如果我是一棵植物的话,那么我的根已经被斩断,我的枝干无法再从根部汲取文化的养分,所以我需要做的就是从新长出新的根。而正好因为我来到荷兰生活,所以我可以同时长出与荷兰文化相连的根,以及和中国文化相连的根,从两种不同的来源汲取养分。这使得我这棵植物长得比以前更茂盛了。

那么如何长出和中国文化相连的根呢?

我觉得就是要去读古书,去从新学习中国历史。还好,我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让我背过一些唐诗宋词,因为她小时候就被我姥爷要求背过“古文观止”。所以我从不抵触文言文。看虞超先生和文昭先生的节目都给我这个感觉,就是作为生活在西方世界的东方人,必须中西的文化都有了解,才能够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也才能够理解娃们。

很多二代的孩子在家里是中式的,在学校和社会上是西式的。所以孩子的burden很重,需要自己学会如何在这两个世界里切换。而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具备至少和孩子们一样的能力吧。

在这个话题上,再岔开讲两句关于中文的问题。

我觉得学中文如果只是一般的水平,就是能和中国人交流,我觉得也许可以多条混饭吃的技能。

但是我觉得学一门语言的更高境界,是通过这门语言了解一些不同的智慧。就好像我学会英文后,去阅读英文的很多书籍,就学到了和中文世界完全不同的东西,甚至改变了我很多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方法。

那么在我更多地了解了西方的基督教文化以后,我觉得古老中国的智慧其实和西方文化在很多地方是一致的。与其花很多时间去学习中文,不如读一些英文的讲解中国文化的书。那条路径也许可以更容易地让娃接触到古老中国的智慧。如果在那之后,娃被吸引去学中文,那很好。但如果娃不想学中文,那也不妨碍。反正他已经吸取到了古老中国文化的养分。这个在我看来,是比能说中文,更重要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